图片 1
全球各地军事演习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

  盛夏时节,全球各地军事演习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让人目不暇接。如何看待这些演习,其实大有学问——

  军演内外看点多

  说起军事演习,世人想必并不陌生。但军演毕竟是个“大工程”,笼罩其上的“迷雾”一时难以参透。好在军演内外不乏看点,可供人“一叶知秋”“窥豹一斑”,发现某些奥妙所在。

  组织设计折射编制体制情况

  演习由谁来组织,与该国军队编制体制颇有干系。

  美军的编制体制特点,决定其军演也有“三级管理负责制”作为依托,即“最上层”国防部,“中间层”参联会,位于“底层”、负责具体落实演习计划的是各军种部和作战司令部。如果把美军训练体制比作一家企业,五角大楼负责人事和战备的副部长就是“董事长”;负责制订年度演习计划的参联会则是“董事会+总经理”;其下属的联合部队发展局负责分配资金、装备,等同于“财务处+库房”;各军种部、作战司令部和战斗支援机构,则相当于分公司。

  俄军近年来的演习组织体制,则在很大程度上发挥着“检验军事改革成果”的作用。2008年俄罗斯启动“新面貌”军事改革,在战略指挥体系上采取了“大动作”——自2010年12月1日起,将原有6大军区整合并重划为西部、南部、中央和东部4大军区,对应俄4大战略方向。各军区又是所在战略方向上的“联合战略司令部”,作为联合指挥机构,拥有对辖区内除战略火箭兵、远程航空兵、军事运输航空兵外,各军兵种所有部队的战役指挥权。战略指挥体系如此前所未有的结构性重组,只有通过军演才能够实现真正的磨合和检验。俄军因而很快确立了相应的军事训练体制,采取了与美国相仿的“国防部统筹全军演习,总参谋部进行指导,各军区具体实施”三级框架;而空降兵、战略火箭军等独立军兵种,则自行组织训练或参加所在军区演习。

  联合作战体制的建设,是印军的一个老大难问题。尽管印军已成立了联合国防参谋部,下设联合训练部,但因该部门层级较低,三军隔阂又很深,所以,印军组织“重头”演习的权力,大多仍掌握在各军种手中。尽管如此,印军各军种中“操盘”训练的部门仍不乏耐人寻味之处。例如,负责制订陆军演习课目的印度陆军训练司令部,在1991年成立时,并未设在首都新德里,而是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西北地区。这不能不令人将此举与印陆军近年来不断加强山地部队这一编制调整“焦点”联系起来。印度海军未设专职训练部门,相关工作由总部设在科钦的海军南方司令部负责。不过,科钦以及位于其附近拉克沙群岛上的印度海军基地,与马六甲海峡、“非洲之角”和波斯湾的距离,都在3000公里左右;印海军将主演兵场安在这里,也确实“意味深长”。

  课目设置隐含军队建设指向

  总在为“打赢下一场战争”作准备的美军,军队建设的前瞻性、实用性很强,通常会根据未来战争构想来设置演习课目。早在2001年,美空军就开始组织实施“施里弗”系列太空战演习。2012年10月颁布的《2013至2016年参联会主席联合训练指导》中,美军又明确要求“把网络战和太空战融入所有训练、演习中”。为此,近年来美军举行的军演,都不同程度地加入了网络战和太空战的成分,其占据未来战争制高点的意图昭然若揭。由美军“红旗”军演发展而来的“联合红旗”军演,早已从单纯的空中格斗训练演变为“网络中心战”背景下的多军兵种联合演习。

  近年来,规模并不算大的法军在阿富汗、利比亚、马里和中非等地相继乃至同时用兵,海外军事干预频率和规模仅次于美军。其之所以能在气候、地形、人文条件迥然不同的地区,迅速完成部署并适应当地作战环境,与其平时高度重视战前训练有很大关系。法国国土面积有限,适合开展军事训练的地区很少,但凭借着拥有众多海外基地的优势,法军几乎可以找到各种模拟环境设置演练课目,如在南美法属圭亚那演练热带丛林战,在乍得和“非洲之角”的吉布提演练沙漠战,在印度洋西南部的马约特岛演练两栖登陆或岛屿防御作战,在位于本土阿尔卑斯山区演练高寒山地战。这种适应性训练,对于提升法军的全天候、全方位作战能力帮助颇大。

  日本自卫队也很懂得“练为战”,这在历史积淀较深的海上自卫队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由于在二战中吃够了美军潜艇战的亏,海上自卫队极端重视护航和反潜作战力量的建设,因而也特别注重损管、应急课目训练。按照其要求,一旦舰艇在夜间训练时发出警报,所有乘员必须假定舰艇“已遭敌军攻击中弹”,进而开展舰艇控制与故障排除训练。

  鉴于朝鲜半岛河流众多的地形特征,以及朝鲜特种部队及小型潜艇渗透的威胁,韩国海军的反潜训练和韩国陆军的渡河、反恐演习,都堪称“传统课目”。但近年来,为有效应对不断出现的新型威胁,韩军的能力建设也日趋多元化,并一再增设相应的军演课目。如1999年朝鲜试射导弹后,美韩联合司令部在当年的“乙支自由卫士”演习中随即增加了“战区弹道导弹拦截”课目。而为抗议日本对独岛(日方称“竹岛”)的主权要求,韩国陆海空三军和海警部队在岛屿防卫领域加强了协同,并于2013年10月25日(“独岛日”)当天,在相关海域共同开启了联合防卫演习。

金沙澳门官网 ,  调兵遣将检验战略投送能力

  远程、快速打击武器的发展,使得不同战略方向之间的联动性明显上升。在关键的时刻和地点投入战略集群力量,能够达成战略和战役的突然性,在本质上起到快速改变敌我战场态势、“快速控局”的作用。因此,通过演练检验和提升战略投送能力,已成为各国军演的一个“重头戏”。

  美军已能够在全球各地区快速投入军事力量,其战略投送能力是其他国家军队所无法比拟的。不过,美军各军种依然设有专门的远程机动性演习,如陆军的“沙滩”“浪峰”,海军的“自由旗帜”以及空军在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的大规模空中机动演练。

  俄军有广袤的领土和漫长的边境需要防卫,因而一贯重视提高部队的投送能力。沙俄名将苏沃洛夫就认为:“脚才是决定胜利的基本条件。”为克服作战集群远程投送能力不够成熟、较少辐射到远东地区的缺陷,俄军在近年的“东方”系列军演中,着意将“投送能力”作为演习的核心环节。如在2013年7月的演习中,第一道命令就是要求参演部队用各种方式,将人员、装备快速运抵3000公里外的指定地点。为此,俄空军出动大型运输机30架,飞行167架次,跨区空运了数千官兵、450件技术兵器和约700吨军用物资。海军则出动7艘大型舰艇,完成了64个海军陆战连的渡海运输任务。在陆上,除摩托化开进外,俄军还安排了约700辆平板挂车和50节客车车厢,通过铁路运送了482件技术兵器和约320吨军用物资。由于采用新型货运平板挂车,铁路投送速度大幅提高,仅炮兵、摩托化步兵的投送速度,就从之前的每昼夜650公里提升至1000公里。

  为开展机动演练,日本自卫队特别成立了“运输科部队”。据称,该部权力相当大,不仅陆上自卫队各基地的车辆教习所都归其管辖,必要时还可征用民间的船舶、飞机、车辆,并实施道路管制。自卫队自身的运输能力本就不弱,近年来又加强了对民间投送能力的演练。2013年11月中上旬,自卫队在冲大东岛举行陆海空联演时,即借助民用船舶,将88式陆基反舰导弹从北海道、青森长途运至宫古岛和那霸基地。不过,这一努力有时也会遭遇尴尬。日本铁路都是民营企业在经营,平常不愿拿出好机车给人“糟蹋”。结果,陆上自卫队举行机动演习时,常常出现如此“奇景”:装运新型坦克与装甲车的,尽是些破破烂烂的旧车皮澳门京葡网站,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倪海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