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制裁华为、查中兴、告腾讯、撕高铁,美国接连对中国企业下手,让人愤怒至极!以其道还治其人之身,今天中国出手让苹果付出代价!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局裁定,苹果iPhone 6与iPhone 6
Plus两款手机的外观设计,侵害深圳佰利公司的专利权,并责令苹果公司停止销售、中复公司停止许诺销售和销售被控侵权产品!

北京知识产权局裁定苹果手机侵权

苹果应声暴跌

受此消息影响,昨日苹果股价应声暴跌,创下5周以来最大跌幅,科技股全盘拖累,仅剩95.33美元!这一消息迅速燃遍了中国大江南北,沸腾了北京,沸腾了中国!

我们要让美国在华企业付出相应代价

苹果不服,无视侵权

苹果紧急回应称,目前正要求法院依法撤销被诉决定,同时告诫国内消费者,iPhone
6、6P在中国都正常销售,大家只管正常购买就是。苹果还强调,后续将加强在中国市场的保护,不排除主动出击。

意思就是苹果强烈不服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做出的裁定,不但无视责令,还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目前他们将希望全部寄托于法院!但如果法院生效判决支持了北京市知识产权局作出的决定,那么苹果的这两款不仅在北京,可能全国都将正式禁售!

这只是第一枪

从华为起诉三星,到今天北京知识产权局裁定苹果侵权,每一步都展现了中国企业对专利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对于苹果来说,就是致命的,一旦失去了北京,失去了中国,苹果或很快一败涂地!

iPhone 6外观设计被认定侵权

今年年初,苹果的在线图书和电影服务遭到中国监管机构调查。我们不允许美国频繁欺负华为、中兴,甚至不要脸撕毁高铁合同,我们不能频繁妥协,必须要增加捍卫国家利益的杠杆,让美国在华企业付出相应代价!

苹果公司

接下来的几个月,苹果在中国可能将面临更为严格的审查!今天的反击,只是第一枪,无论成败,起码北京知识产权局他做到了,无愧于所有人!抄袭就是抄袭,制裁就要制裁!

另外,今天中国商务部也正式喊话美国,希望美方调查华为能够公平、公正!近日,华为拿下欧洲,杀入日本,挺进俄罗斯,更是在泰国成为爆款,周周断货!华为虽然失去了美国,却赢得了全世界!

这一枪,终于打响!

日前,苹果CEO库克在官网发表公开信,表示会拒绝履行法院要求苹果解锁枪击案凶手iPhone手机的裁决,并会提起上诉。这一激烈的表态引起广泛关注,有人赞扬苹果的伟大,也有人表示苹果在唱戏。诚然,苹果的高调表态不乏借势营销的嫌疑,但真正让苹果不愿意在用户隐私上妥协的根源是保护用户隐私上不惜与政府斗争可以带来的名誉,以及对用户数据的独占而可以获得的巨额利益。

库克叫板FBI是怎么回事

2015年12月,一名28岁的男子Syed Rizwan Farook及其妻子袭击了加州San
Bernardino的一家社会服务机构,造成14人死亡,而两位嫌疑犯也被警方击毙。在嫌犯被击毙后,嫌犯的iPhone
5c手机就成为警方获取证据的重要线索。

库克声称其将拒绝履行法院要求苹果解锁枪击案凶手iPhone手机的裁决

FBI为了获取手机中的内容,要求苹果公司提交所拥有的相关数据。苹果公司欣然提供了数据,并派出工程师提供技术支持。原本是皆大欢喜的剧情,但因美国FBI要求苹果开发一款删除了几项重要安全功能的新iPhone操作系统,使FBI可以绕过安全功能的iOS系统肆意侵犯苹果用户的个人信息而激怒了库克。

最终,法院的判决是要求苹果绕过或禁用iPhone上密码输错10次便清空所有数据的功能。

iOS被曝光的多个后门服务

这个判决非常高明,既能使FBI达到获取数据的目的,又为苹果赢得了名誉,还以各退一步的方式,给双方留足了面子对苹果而言,不需要像最初那样开发一个存在后门的IOS系统,并为其在保护用户隐私方面赢得了名誉;对FBI而言,在禁用清空iPhone数据的功能后,FBI可以借助其他手段破解苹果的加密系统,比如最原始的穷举法,使其能够达到获取苹果手机数据的最初目的。

不过,对这一法庭判决,苹果依然表示将要上诉。

为何有人质疑库克在演戏

正如谷歌所谓的不作恶,科技公司通过自己掌握的数据,或留有后门以实现自己的目的已经是常态比如黑客就曾经抓住某浏览器会向某公司服务器上传用户数据的特点,实现对用户数据的侵犯。

而早在2014年,苹果公司就曾因后门问题后名声扫地2014年7月,乔纳森扎德尔斯基在大会上通过幻灯片的方式,演示了苹果公司后门程序的运作原理,通过这些此前并未公开的后门程序,可提取iPhone和iPad中短信、通讯录和照片等个人数据。

有消息人士指出IOS系统留有大量后门

扎德尔斯基着重指出了三个隐患较大的后门程序file_relay程序完全绕开了iOS的备份加密功能,能泄露大量隐私,包括用户的地址簿、日志、剪贴板、日程表、语音邮件、地理位置以及用户在Twitter、iCloud的数据等;pcapd程序就可以通过无线监控设备的所有网络进出流量,而且在非开发和维修模式下也可以实现这一点;而house_arrest程序则可以从Twitter和Facebook等应用程序上复制隐私文件。

在百般抵赖却败扎德尔斯基揭穿后,苹果公司不得不于7月23日通过一份声明作出回应。声明称:我们设计开发了iOS,其诊断功能不会对用户隐私和安全带来影响,该功能向企业的IT部门、开发者和苹果维修人员提供所需信息,在获取这些受限制的诊断数据之前,需要用户解锁设备,以及获得该解锁电脑的授信。

IOS系统后门或致大量用户隐私荡然无存

换言之,苹果IOS系统存在后门,无论是FBI还是黑客,乃至掌握了该技术的普通人都可以通过授信电脑绕开备份加密,轻松进入已联网的iPhone中。

就在业界怀疑苹果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存在合作之后,斯诺登表示美国国家安局可以在iPhone关机的情况下通过麦克风监听用户,并披露iPhone故意设计电池拔不出,也是安全漏洞之一。

在有上述黑历史的情况下,一家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合作,而且曾经设计后门侵犯用户隐私的公司以为了保护用户隐私为名而与FBI对抗,怎么看都让人诧异,也难怪有人认为库克叫板FBI是在演双簧。

更重要的是,在叫板FBI后,一旦其他国家要求苹果共享该国苹果用户的数据,苹果也可以理直气壮的予以回绝。

苹果手机是否无懈可击

IOS系统后门或致大量用户隐私荡然无存

虽然苹果的A系列处理器基于ARM指令集,IOS也基于Unix/FreeBSD开发,但处理器的微结构由苹果设计,IOS加入大量苹果自己的代码,在软硬件自己做,且苹果留有后门的情况下,普通用户对苹果完全是不设防的状态,所有数据皆一切尽在苹果掌握。

除了通过苹果预留的后门获取用户数据外,黑客一旦攻破苹果的加密系统,同样也能轻而易举的获取用户信息,比如去年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国明星艳照事件。另外,解锁手机也并非什么技术难题,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大量被盗苹果机即便被锁死,倒卖入市场后依旧能正常使用。

IOS系统后门或致大量用户隐私荡然无存

其实,安全只有相对性,并没有绝对性,哪怕是微软这样的巨头,Windows依旧有盗版;哪怕是防卫深严如美国中央情报局,依旧会被黑客入侵;即使是严防死守如美国政府数据库,黑客也照样来去自如。

因此,对于原本就谈不上有多安全的苹果系统,而且是在派出工程师为FBI提供技术支持,并提交了数据后,库克依旧选择高调叫板FBI,显然是为了营造苹果为保护用户隐私不惜于挑战FBI的高大上形象。同时,这也是非常好的一个营销机遇事实上,数量不菲的果粉的确为苹果的高尚情操而五体投地,而这意味着源源不绝的智商税。

大数据的巨额利益

苹果手机每年的出货量高达上亿只,庞大的市场占有率使其可以获得海量的数据。而这些数据在信息安全、商业利益以及一些特殊领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比如,可以挖掘客户的生活轨迹和活动范围,来推测一个人的职业生活轨迹常驻、出入政府机关,那么很有可能是公务员;常驻、出入国家重点科研院所很有可能是科研工作者……而对这些重点对象进行数据挖掘和监听,就有可能获得非常有价值的信息。

在商业上,如果保险公司掌握了每一位驾驶员的驾驶习惯是否有闯红灯习惯,是否有随意变道等不良习惯。在掌握了过去数年时间里该驾驶员的违规驾驶数据,保险公司可以量体裁衣的制定具有针对性的保单。

IOS系统后门或致大量用户隐私荡然无存

就个人而言,在手机支付和手机网络购物已成为常态的时代,加上银行卡普遍与手机绑定,个人的收入、消费习惯都被诸如苹果等一些公司掌握各个收入群体的消费定位、消费习惯,什么商品能卖的好工厂可以根据这些数据去指导工业生产,甚至可以根据个人的用户信息去定制商品,提供个性化的服务。

其实,在社会上刚兴起大数据概念之时,国内外的某些部门早已开始挖掘大数据,通过数据关联等方式实现各自的目的美国财政部通过对CHIPS和SWIFT的数据库的深度挖掘,掌握了恐怖组织的资金流向方面的相关数据,借此成功破获数十起恐怖主义袭击案件,并成功挖出了基地组织的二把手;而中国的相关部门也通过数据关联使一些贪官伏法。

独享用户大数据以获得巨额利益则是一个不能说的理由

虽然iCloud的数据已经和美国国家安局共享,但苹果手机中未同步到云中的数据依然掌握在苹果手中,而这是非常有潜力的数据金矿。

结语

在信息时代,无论是对国家信息安全,还是商业上的价值,大数据可谓意义非凡,而一旦将原本由自己独享的利益交予第三方共享,必然是自身的利益受到损失。因此,苹果叫板FBI,除了以维护保卫用户隐私占据道德制高点,博取用户好感外,独享用户大数据以获得巨额利益则是一个不能说的理由。如此一来,苹果等科技公司在积极配合美国政府开展反恐活动的同时,又拼死保卫自己的数据不被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第三方获取也就理所当然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